平价“熨平”政策周期 光伏高成长之路将更平稳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1-01-08

平价之后,光伏行业受到电价调整等政策性影响更小,与此同时,将进一步激活市场内生需求,释放行业高成长潜质。

“海外需求景气”“龙头集中度提升”“技术进步成本下降驱动光伏需求”“今年基金持光伏市值走势高增”,这些是记者在2020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采访时听到最多的表述。

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国内12年光伏补贴时代虽然结束,但是光伏高成长之路正在开启。光伏发电在“十四五”初期具备实现平价和低价的条件,提升技术、降低成本是光伏发电行业长期努力的方向。此外,理顺政策后,将进一步激发光伏行业的成长动力。

内部收益率有望超8%

按照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20年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名单,光伏平价上网项目规模达33.1吉瓦,同比增124%,光伏平价项目远超市场预期,首次超过26吉瓦的补贴竞价项目。

东吴证券一位不愿具名分析师表示,从历史上看,光伏的成长性趋势更强,光伏装机的需求驱动始于各国光伏扶持和补贴政策的变化。参考海外经验,平价到来,驱动光伏装机暴增。2018年国内“5·31政策”刺激下全产业链价格大跌,组件低价刺激海外需求爆发,2018年海外装机58GW,同比增24%,2019年海外大部分地区已经平价,当年海外新增装机85GW,同比增45.7%。“从国内看,平价熨平政策周期,光伏将开启高成长之路。”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光伏平价项目首超竞价项目,充分说明平价项目回报率已具备吸引力。在三峡资本郑海军看来,随着光伏行业技术不断提升,成本不断下降,2012年-2019年,中国光伏组件与系统价格已分别下降了58%与65%。无补贴情形下,全国大部分地区光伏电站投资内部收益率仍可达6%-8%,甚至超过8%,全国大部分区域基本实现平价。“目前,各大央企、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正在积极扩大装机需求,真实装机规模可能远超出大家的预期。”

光伏行业“低估值、高增长”

远超预期的还有近两年光伏产业融资环境。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只有43家光伏上市公司,今年光伏行业有80家上市公司,如果按照光伏业务占本公司30%以上计算,将有100多家上市光伏企业。尤其是今年光伏资本市场表现可谓完美。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光伏上市企业有93家出现过涨停,今年10月9日最为疯狂,一个交易日有数十家中国光伏上市企业涨停。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坦言,早在三四年前,光伏行业在金融界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听到光伏都躲得远远的。现在已成为资本的“宠儿”,投融资机构愿意投资光伏企业。“仅今年就有13家光伏企业上市,光伏行业市值超过2万亿元,特别值得指出的是,现在上市的光伏企业,不单单是传统意义上电池和组件企业,而是光伏设备企业、制造光伏专用设备企业、光伏专用材料企业等全产业链协同发展。”

上述分析师认为,光伏行业总体上是“低估值、高增长”。从今年基金持光伏市值走势来看“一路高歌”。去年基金持有光伏股票不到4%,今年基金持股达10%。“基金偏好布局龙头企业,比如基金持隆基已达18.2%。”

业内受访人士一致认为,全球178个国家已签订《巴黎协定》,146个国家设定了可再生能源目标,各国均在逐步加大光伏发电需求,在光伏全球需求处在上升通道的情况下,光伏产业链“钱景”光明。国内光伏行业总体发展已日趋成熟,洗牌充分,未来产业链发展将是龙头企业“强者恒强”。

理顺政策关系助力全新发展

“强者恒强”使得企业降低成本的优势更为明显,如今,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光伏发电都是十年来成本下降最快的电源。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2010-2019年,光伏发电成本下降了82%,2019年并网的光伏发电项目电价,2/5低于并网的最便宜的化石能源电价;将于2021年并网的项目平均PPA(电力采购协议)为3.9美分/千瓦时,较最便宜的化石能源低1/5以上,低于12亿千瓦煤电的燃料加运行成本。

在业内人士看来,我国光伏发电降低成本的空间和潜力巨大,相对稳定发展的市场规模,能使光伏产品价格更贴近成本和反映成本变化,从而保障平价无补贴阶段光伏发电项目收益预期度,使市场持续良性发展。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时璟丽在会上发言指出,测算并预期2021年全国26个省份的集中式光伏和分布式地面光伏可实现平价,其中10多个省份可实现低价;17个省份全额平价上网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具有经济性,如果分布式光伏发电自用电量达到20%,则大部分省份都具备经济性。

“对于无补贴平价增量项目,需要理顺各类政策,如电价形成机制、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参与电力市场等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完全平价的初始阶段,光伏发电新增项目需要政策给予一定的保障小时数,作为优发电量,执行燃煤基准价或者竞争配置电价。”时璟丽在发言中提醒,有几个问题需要重视,一是目前政策下,光伏发电平价是对标燃煤发电基准价,燃煤发电自2020年开始实施“基准价+上下浮动”,部分地区存在向下浮动可能性,且可再生能源面临被要求按浮动价后结算的压力。二是无补贴的新增项目部分电量参与电力市场,意味着项目经济性方面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增加,但光伏发电由于白天出力特性,在竞争性电力市场中具有优势,其前提是公平的电力市场竞争环境。此外,明年将全面推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及交易,结合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实施,也将对提升全面平价阶段光伏发电经济性、增强其在电力市场中竞争力起到一定作用。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