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稳逆变器前三 上能电气欲迈出“舒适区”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0-09-09

华为、阳光、上能电气,在2020年度国家电投、大唐、中核、华电等央企超20GW的逆变器集采中,这三家2019年拿下国内六成市场的三大巨头继续着鲸吞模式,而这也正是当下逆变器市场特别是地面光伏电站领域形成的稳定竞争格局。

其中对比其余两家,稍显低调的当属上能电气,这家成立于2012年、闻名于2014年整合逆变器“黄埔军校”艾默生光伏业务的“老兵”,力拼技术底蕴,逐渐站稳逆变器前三位置。

2020年,上能电气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下一个目标——迈出“舒适区”。

升产品、扩市场

回眸光伏逆变器的行业变迁史,当下可谓集中、组串、集散三分天下。而背后的技术变革,已在光伏行业摸爬滚打10余年的上能电气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王跃林坦言:“电路原理本身没有变化,本质仍是直流变交流的电力电子装置,主要是应用场景的变化产生不同的市场需求,从而导致逆变器机型的变化。”

据介绍,自2009年特许权招标国内光伏终端市场真正起步,到2015年,光伏电站市场主要集中于三北地区大型荒漠场景,成本诉求依赖于性价比更为突出的集中式逆变器;2015年后,掣肘于愈演愈烈的弃光限电,光伏电站从西部开始向中、东部的山地、水面、工商业屋顶、户用屋顶等更复杂的应用场景转移,此时逆变器需求也从单一的集中式发展为组串、集散等不同的机型。

就当下光伏电站的逆变器选型,王跃林一语中的:“因地制宜。”“当组件朝向一致时,业主会更多考虑大型集中式;若是山地场景,组件朝向差异,则具备多路MPPT的组串、集散方案将为业主带来更多的发电量。”他说,“不同客户有不同的偏好,得益于集中、组串、集散全系列产品,上能电气可以因地制宜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

围绕细分市场,头部企业逐渐成型,特别是地面电站领域,2011~2012年时逆变器企业数量曾多达上百家,2014年后华为、阳光、上能电气三家企业占据了超80%的市场份额,而分布式光伏市场,“531”后头部逆变器企业逐步产生,“目前来看,仍活跃于市场上的逆变器企业各自深耕细分市场,均找到了自己的‘舒适区’。”王跃林表示。

得益于长期的技术领先性及以客户需求为主的价值导向,2020年初上能电气成功拿到A股市场的“入场券”,而借助资本市场,上能电气欲迈出“舒适区”。

一方面全力开拓全球市场。相较国内市场的节节攀升,上能电气的国际市场步伐稍显缓慢,“上能电气熟谙于稳扎稳扎,近几年在印度市场已占据前五的市场份额,今年将在更多的国际市场下足功夫。”王跃林介绍,“尽管海外疫情仍较严重,但更多的是跨国人员限制,工程项目建设影响有限,而在‘本地化’经营策略下,人员限制也迎刃而解。”

另一方面在产品布局上,乘势“新能源+储能”风口,上能电气将发力储能产品,“储能本身暂不具备经济性,但从今年起越来越多的储能配置出现在光伏电站中,这说明‘光伏+储能’的经济性存在可能,上能电气也将丰富储能产品,以匹配客户需求升级。”

此外,光伏逆变器技能包日益增多,数字化、AI、智能运维等,王跃林强调:“这是智能化趋势下的必然,但是核心仍是为提高业主发电量而服务。”

抢跑“大”时代

毫无疑问,光伏逆变器是连接光伏阵列和电网的“桥梁”,是光伏系统的核心部件。由此,跟踪组件技术变化及电网需求成为逆变器的必备功课。

就光伏组件而言,“今年光伏组件变化太快了。”王跃林感叹,“不同于以往的效率提升,通过加持大硅片,光伏组件持续变‘大’,功率由去年的400W快速飙升至500W、600W。”

光伏组件技术的快速迭代,对逆变器的适配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王跃林介绍,光伏组件功率的变化对逆变器的核心影响是电流的影响,“当然也影响电压,但组件最终是串联的方式将总电压控制在1000V、1500V,但电流不一样,是每一块电池板的电流决定了组串的电流。”王跃林解释,“组件电流从最早的7A到8A、9A、11A,新近推向市场的182组件已经超过13A,叠加双面组件背面增益后电流可达到15A,这种电流的变化会对逆变器选型带来影响,然而体现在不同的机型上又影响不同。”

对于集中式逆变器,王跃林表示,因为电流在汇流箱端会并联,输入侧的电流是一个总的电流,所以组件大电流影响只体现在汇流箱,更换熔丝选型等;但是对于组串式逆变器影响非常大,组串每一串的电流都接入逆变器,不同规格组件对组串式逆变器输入支路电流的要求不同,将给组串式逆变器研发及产品规格通用性带来困难。“组串式逆变器发展这么多年,支路电流经过9A、10A、11A、13A,目前各企业已走向15A,上能电气今年也会快速跟进组件技术迭代需求,组串、集散逆变器已经从13A调整到15A的额定支路输入电流。”王跃林说。

然而,眼下500W+组件还未大规模量产,600W+组件已集中亮相。7月9日,涵盖从硅片、电池、组件、辅材、逆变器、支架、设计院、物流等全产业链的40家企业成立“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聚全力将光伏拉入“600W+”时代。

上能电气作为600W+联盟成员之一,王跃林指出:“虽然600W+组件有不同的技术路线实现,但现在主要采用210mm硅片,而该产品的电流已经超过18A,再叠加双面增益,电流能达到20A以上,当下15A的组串式逆变器很难去满足。”他介绍,目前包括上能电气,逆变器企业正重新规划匹配大电流、低电压的600W以上组件的组串式逆变器,“目前各家都处于研发状态,上能电气计划年底实现相关产品量产,当然不排除根据600W组件的推进程度调整量产计划。”

事实上,不仅仅是组件在变“大”,逆变器功率同样极速飙升。就组串式逆变器而言,当下最大功率已来到200kW+。对此,王跃林解释,根本驱动力还是降本的需求,更大功率逆变器不仅能降低自身的成本,而且能更好地组合、优化解决方案,降低系统成本,所以不管是集中、组串还是集散,都会往更大功率的方向发展,“上能电气今年提供的组串式逆变器为225kW,最大输出功率250kW。”

不过,对于逆变器的“变大”趋势,王跃林也表示了担忧:“当组串式逆变器功率达到250kW以上时,将会面临一些瓶颈问题,如IGBT选型限制等,此外还要考虑安装、运维等影响,毕竟组串式逆变器应用环境更复杂,如山地、水面、屋顶场景等,所以并不是越‘大’越好。”

无论是当下的竞价模式,亦或未来平价时代,光伏逆变器的降本增效主旋律将贯穿始终。 

(文章来源: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